getty.jpg

上星期某天晚上獅爸電話響起,是娘家媽媽打來的,我就覺得有問題,除非我的電話打不通否則媽媽不會打獅爸的手機,果真看了我的手機有五通奪命連環call,馬上放下手邊所有的事打電話回台灣,電話一接通就聽到媽媽緊張的聲音「不好了,出事了」,第一個想法爸爸怎麼了?弟弟怎麼了?還是其他親人怎麼了?結果竟然是獅爸。

法務部調查局來函,獅爸因涉嫌背信,必須在3/6到場接受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196-1條辦理(註)),媽媽的聲音顯得很惶恐、很緊張,她問我們證件有遺失或是其他可能嗎?我想了想跟媽媽說,應該是詐騙集團吧,媽媽想了想「對吼,我怎麼都沒想到,那這樣更慘,我剛剛已經把我們家的電話告訴詐騙集團了」,我請媽媽詳細的把對方的單位名稱、地址、電話告訴我,我馬上上網查證,結果果真有這個單位、住址電話也是對的,換我開始懷疑緊張,難道真有其事(獅媽OS:天啊!我怎麼不知道獅爸竟被著我做不法勾當),我請媽媽先不要擔心,我們自己打電話回台灣查證。

《註: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得使用通知書通知證人到場詢問。》

獅爸親自打電話到「法務部調查局南部地區機動工作組」詢問,經負責人解釋原來是獅爸以前查帳的公司因發生某些問題,必須請獅爸以「證人」身份到場接受調查(獅媽OS:明明是證人,為什麼來函要寫""涉嫌背信",是要測試我們的心臟夠不夠強嗎??),獅爸表示人在海外無法前往接受徵詢,對方說那就等獅爸回國時再配合調查(獅媽OS:可見獅爸這位證人身份不是太有份量,否則應該要獅爸速速回國),這時我和獅爸心中大石總算落下來,心中也響起一個聲音「離開會計師事務所是對的.....」。當時我們還在事務所時,常常會開玩笑的說「你愛吃什麼?探監時可以帶去給你吃」,雖然是句玩笑話,但也說明會計師的責任愈來愈重大,而且已經涉及到「刑法」不是賠錢了事就算了,是真的有可能被抓去關的,這也是我離開事務所考慮的因素之一,總不能二個人都被抓去關,那小孩誰要照顧啊?只是沒想到獅爸在離開事務所近二年後,還是因為過往的案件而收到這樣的法務部調查函,不過坐得正行得正,不怕不怕囉!

事件確認後,趕緊打電話回台灣跟媽媽說明清楚,媽媽知道後才放下心,也告訴了我她一早的心情起伏。
一早她先幫我到郵局領掛號信,當她看見是法務部調查局的來函時心中已開始不安,但又要到銀行幫我辦事(真的很對不起媽媽,要幫我處理很多事情),她說她一路上騎著摩托車都提醒自己一定要鎮定,不可以在此時又節外生枝。當她到了銀行向行員借了一把剪刀"偷偷的躲到廁所拆信",看到信中內容他整個人都慌了,開始想著萬一獅爸這時必須回國,那我們怎麼辦?若萬一不幸獅爸被抓去關,那我們怎麼辦?一堆的問號在她腦海中不停的轉來轉去,不安也就在心中愈來愈擴大,最後她是邊發抖邊騎車回家。回家和爸爸討論後,先打電話至調查局說明獅爸人不在台灣的狀況,並問明是涉及什麼樣的案件,但對方說非當事人無法告知詳細內容,這又更加深了媽媽的不安。接著就是打電話給我到我回電的這段時間,因我告訴她被詐騙集團所騙,此時她又開始擔心將家中電話透露給對方知道,以後可能會接到詐騙集團的騷擾電話,不斷的懊悔自己做事太衝動,所有的事情讓他的憂鬱指數不斷的上升,幾乎快破表。
當她說的這兒時,媽媽告訴我她真的好想大哭,突然就聽到媽媽的哭聲,而且是放聲大哭,我知道他真的壓抑了一個早上,他需要宣洩、需要釋放,我在電話的另一頭不停的安慰他,不停的向她說對不起讓他擔心了,一會兒媽媽說沒事了,所有的不安都隨著哭聲宣洩而出,只要我們沒事就好.........。最後還不停的叮嚀我,有事一定要說,不要自己承擔、不要怕他們擔心,大家一起想辦法事情一定會解決。聽到這裡,我真的覺得自己很不孝,這麼大的人了,不但沒辦法在他們身邊陪伴照顧他們,還要讓他們操心,總是為我想這個、想那個,擔憂這個、顧慮那個,從來只有全心全意的付出,不曾要求一絲一毫的回報,而且愈大愈感受到這份愛的濃烈.....。

爸媽,對不起,又再一次讓你們擔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獅媽 的頭像
獅媽

愛。轉動 ~ 夢。起飛

獅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